您當前的位置: 速遞大陸中心 > 國內

  • 2020-10-29 21:37
  • 來源: 央視網
  • 作者:

  近日,已經在內政外交上焦頭爛額的美國政府又以不光彩的方式,成了非洲地區的一個輿論焦點。

  10月25日是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南共體)確立的“反制裁日”。當天,多個非洲國家呼籲西方儘早解除對津巴布韋的非法制裁。津巴布韋總統姆南加古瓦強烈譴責美國等個別國家多年以來的非法制裁破壞了津經濟各個部門,還嚴重威脅津普通民眾日常生活,並對津抗擊疫情產生了嚴重的限制作用。

  津巴布韋總統姆南加古瓦

  據不完全統計,自2002年至今,美國等少數國家的非法制裁給津巴布韋帶來了至少42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並使得津巴布韋經濟萎縮了40%。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26日表示,中方支持非洲國家再次發出正義的呼聲。美國等個別國家和組織長期對津巴布韋實施單邊制裁,嚴重損害了津巴布韋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的能力,阻礙了南部非洲地區深化合作、實現共同發展的努力,也衝擊了國際政治經濟秩序和全球治理體系。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

  


  


  挑唆、恐嚇、欺騙……美國把非洲當成了什麼?


  


  美國對非洲國家不只是單邊制裁,還有挑撥離間。就在四天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宣佈蘇丹即將與以色列關係實現正常化時,竟然“稍帶”着暗示埃及將會炸燬埃塞俄比亞的“復興大壩”。

  埃塞俄比亞“復興大壩”位於靠近埃塞與蘇丹邊界的尼羅河上。地處尼羅河下游的埃及和蘇丹一直擔心埃塞在上游修建大壩會影響本國用水安全。今年早些時候,美國政府已多次以停止援助相威脅,施壓埃塞妥協。本月23日,特朗普與蘇丹和以色列兩國領導人通話時再次談及大壩話題。特朗普説,埃及將無法容忍大壩的修建,“我大聲而明確地説,他們(埃及)會炸燬那座大壩。他們必須做點什麼”。

  造價46億美元的埃塞俄比亞“復興大壩”旨在幫助數百萬人擺脱貧困

  特朗普的口無遮攔立刻引發埃塞俄比亞的強烈抗議。埃塞外長隨後召見美國大使要求澄清,指出美國現任總統煽動埃塞與埃及之間的戰爭,不符合兩國的長期夥伴與戰略盟友關係,也不能被國際法所接受。埃塞總理阿比·艾哈邁德表示,他的國家“不會屈服於任何形式的侵略”。

  英國廣播公司(BBC):特朗普關於“炸燬”尼羅河大壩(復興大壩)的言論激怒了埃塞俄比亞

  一邊無事生非,一邊卻是對非洲國家的口惠而實不至。面對來勢洶洶的新冠肺炎疫情,醫療體系異常脆弱的非洲國家亟需國際社會伸出援手。而美國卻在這一緊要關頭宣佈退出世界衞生組織、停繳應繳會費,並拒絕加入全球疫苗實施計劃,令非洲防疫物資短缺狀況愈發凸顯。

  更為諷刺的是,美國政府曾對外宣稱,疫情暴發後,美方向非洲提供了近4億美元的抗疫援助。不過據外媒核實,已送達抗疫一線的“美國人道主義援助很少甚至沒有”。多家國際援助機構警告,在一些最脆弱的地區需要幫助的時候,美國拖延援助的結果是“毀滅性的”。

  美聯社:20多個國際援助機構在致美國國際開發署的聯名信中説,“送達抗疫一線的美國人道主義援助很少甚至沒有”。

  


  


  美國對非洲已失去起碼尊重,只剩下了私利訴求


  


  無數事實表明,本屆美國政府對非洲的全部訴求只剩下了私利二字,根本沒有尊重可言。

  早在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一年後的2018年初,他就在一次內部移民會議上將非洲諸國稱為“糞坑國家”,招致國際社會一致聲討。

  非洲國家博茨瓦納政府迴應稱,特朗普的言論充滿種族歧視,應該受到譴責。

  而美國2018年底出爐的所謂“新非洲戰略”進一步暴露了特朗普政府對非洲的態度:強調“美國優先”,將“有條件”地提供對非資金援助。公佈該戰略的時任美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稱,美國將不再不加選擇地為整個非洲提供援助,並且將不再支持沒有成效的聯合國維和行動。

  博爾頓

  對此,美國有線電視速遞大陸網(CNN)就此報道説,由特朗普掌舵的美國並沒有被非洲國家視為更好的選擇。此外,特朗普還多次削減對非援助和其他交流項目。比如,特朗普政府削減了“非洲青年領袖倡議”項目三分之一的名額。該計劃旨在資助非洲年輕人赴美交流學習,日後為其家鄉帶來改變。

  “非洲青年領袖倡議”參與者

  中國社科院西亞非洲研究所非洲研究室主任賀文萍指出,美國對非洲的援助以及對外合作戰略經常忽略當地實際需求並“夾帶私貨”,特朗普政府對非政策的實質還是“美國優先”。

  

  賀文萍:“所謂的‘美國優先、美國第一’理念也用到了這些戰略中,一切都不是從非洲的利益和非洲的需要出發,而是以美國的需要、美國的利益作為主軸。所以(美國要求)非洲對美國在聯合國大會、安理會上提出的各種提案都要毫無保留地支持,把美國利益和對非洲提供援助完完全全地捆綁在一起,而不是根據非洲國家發展急需哪些資金來提供相應的幫助。所以這是對非洲赤裸裸的輕視和慢待,把美國的利益凌駕於一切之上。”

  事實上,非洲歷來在美國對外政策中優先級較低,而且後者的政策缺乏連續性。美國國會研究處的一份報告顯示,美國對非直接投資近年只佔美國對外總投資規模的大約1.3%。

  美國國會研究處的報告截圖

  賀文萍認為,包括非洲人民在內的國際社會早已看清,美國從未將非洲視為平等的合作伙伴,也從未關心過非洲人民的福祉,只是把非洲作為維護美國霸權的工具罷了。

  

  


  賀文萍:“非洲根本就不在美國外交雷達的範疇之內。特別是本屆美國政府,特朗普根本顧不上訪問非洲,只派國務卿訪問過,也是蜻蜓點水,甚至講了一些對非洲國家比較有侮辱性的話,後來又派出第一夫人去做一些修補性的外交,根本沒有認真地對非洲進行調研、為非洲做什麼事。美國是兩黨政治,他們有自己的政策重點,但是有一點是不變的,那就是非洲從未成為美國對外政策裏面的一個焦點或者是重點。”

編輯: 周曉留
推薦閲讀
熱點圖片